《少数幸运儿(We Happy Few)》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十分怪诞的故事,“毒品引发疯狂”的设定也非常有趣。除了这些喜闻乐见的内容以外,我们还在抢先体验版中发现了大量与生存、制作相关的元素。故事的主角是几位不那么“合群”的角色,他们共同为我们带来了一幕阴暗、诙谐、刺激的演出。剧情的闪光点就隐藏在角色的缺陷之中。这个世界就像那些带着狞笑面具的居民一样,让你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揭开面具之下的真相。

 

惠灵顿威尔士是一座充满谎言的城市,“正直”的市民们会带着笑脸把你殴打致死。他们还会摇摇晃晃地路过一排密闭的百叶窗房间,而这些房子的原住民们正处于永无止境的“假期”当中。如果你选择服药的话,街道与墙壁上都反射出了彩虹的生动色彩。不过只有当Joy的药效消退时,你才能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可惜的是,《少数幸运儿》中的建筑与居民都像是复制粘贴而成,给人一种了无生气的感觉(除非你对居民们进行挑衅),这也让随机生成的游戏世界偶尔会变得有些无聊。不过这款游戏真正的亮点还是在于它的剧情和制作系统,即便你拒绝服药,它们也会让这个世界变得非常鲜活。

保持冷静

《少数幸运儿》的故事发生在一条与世隔绝的英国岛链上,它的时间节点选在了一个平行世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融入一些有趣的转折之后,整个世界观已经为其迷人的剧情搭好了框架。为了忘记那些沉痛的记忆,惠灵顿威尔士的居民们开始服用一种名为Joy的药物,然而Joy的药效明显不够稳定,它的服用者们要么变得痴傻、空虚、盲目幸福,要么就会表现得非常暴力。游戏世界中到处充斥二战时期的宣传标语,以及对于《1984》中“老大哥”形象的影射,还有《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式的毫无歉疚的暴力。《少数幸运儿》的故事由三段独立的个人剧情组成,这三名角色都因为不同的原因停止了服药。各具特色的设定也让每位主角的故事都显得非常独特与新颖。

如果你拒绝融入《少数幸运儿》中的社会,那么事情很快就变得非常暴力。

如果你拒绝融入《少数幸运儿》中的社会,那么事情很快就变得非常暴力。当你在大街表现出异常行为,或者没有按照规定着装的话,周围的优秀市民们就会立刻叫来警察,并在一顿痛殴之后逼迫你服下Joy。从警察手底艰难逃脱的经历起初还会显得比较刺激,不过多玩几次之后也就变得有些重复了。即便是那些躲在废旧房屋里,无力负担Joy的“失落者(Downer)”们,也会对你的出格行为表现得异常愤怒。为了生存,你既需要通过演技融入这个社会,也要通过搜索来制作物品和维持健康。由于游戏中食物、药品、材料以及其他搜集品的种类非常丰富,这方面的玩法也从来都不会变得无聊。为了制作更好的武器和服装,我也不停寻找着更好的原材料。

 

《少数幸运儿》中的生存玩法主要是管理角色的健康值与耐力。饥饿并不会使你的角色死亡,然而长期忽略这方面的需求也必然会造成负面影响,比如角色的战斗能力和抗揍能力会明显降低。身强力壮的角色会拥有更长的跑动距离,这在执行任务时绝对非常有用。我十分享受这种需要为吃喝发愁的设定,不过如果你对这方面的玩法不太感冒的话,也可以通过调整生存与战斗的难度来消除这个系统的影响。制作方面的内容同样的得到了简化:你能通过身上的材料制作出简易的开锁工具,这也有效降低了“当小偷”的难度。我特别喜欢游戏中安全屋(safehouse)的设定:你可以把搜集到物资囤积其中,然后随时随地地进行制作。

We Happy Few E3 2018

为了在这片充满敌意的土地上进行探索,你可以穿上规定服装并服下Joy,以免被整座小镇的人给追着打。或者你也能通过潜行技巧来躲避夜间出现的巡警。然而很多时候我都发现,角色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从愤怒的人群中逃脱,然后立刻跳进最近的一个草丛或者垃圾桶里。即便十多个狂怒的NPC来到我的藏身之处,他们也完全不知道该怎样把我给揪出来,而且他们很快就会把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这种“瞬间隐身”的方法真的太好用了,以至于我几乎从没尝试过其他的策略。我通常都会一路狂奔到目标地点,再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到人群散开之后就能轻轻松松地完成任务了。

 

三颗孤独的心

虽然某些玩法很快就会变得无聊,但是《少数幸运儿》的内蕴情感还是非常丰富的,它在叙事方面也有很多亮点。刻意放置的便条与日记能够让你逐渐拼凑各个国家的现状,而这些场景中的NPC们也明显有着自己的目标。由于移除了每个角落里可以随意躲藏的垃圾桶,此处的战斗、潜行和轻度解谜玩法全都变得更有意义了。在体验《少数幸运儿》的过程中,有两个场景最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在医学实验室的狭窄房梁上躲避一群阴险的医生;另一个则是在一片密布着瘟疫携带者的废墟中小心翼翼的探索,这群用古英语念叨着《贝奥武夫(Beowulf)》的NPC们还想把病传染给我。

《少数幸运儿》有着丰富的内蕴情感,它在叙事方面也有很多亮点。

这些场景就是《少数幸运儿》三条主线的发生之地。不同主角的剧情之间偶尔会有交集,却从未真正交织在一起。第一个出场的亚瑟·黑斯廷斯(Arthur Hastings)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男子,他的任务是逃离惠灵顿威尔士并找回自己的兄弟。在这条故事线中,你将会发现一些被整个社会隐藏多年的真相。亚瑟悲伤而压抑的天性,也让玩家的行为和抉择拥有了更大的深度。这段剧情也起到了教程的作用,你将能逐渐熟悉游戏的各种机制,然后为萨莉和奥利的故事做好准备。

萨利·波伊尔(Sally Boyle)设定和亚瑟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来自上层社会的萨利却是三名主角中体质最弱的那一个,但是她也能够通过化学手段来削弱、分散和打倒敌人,并且强化自身的能力。她的“生存”机制也是三人中最有趣的,不过我将不会剧透这方面的具体内容。更有意思的是,某些亚瑟故事线中的支线任务会成为萨利这边的重要情节,从而使得某些配角的人设变得更加完整。

 

奥利·斯塔基(Ollie Starkey)的故事则被放在了最后(三名主角的出场顺序都是固定的)。每当言语失去意义的时候,缺乏化学知识的奥利总喜欢通过蛮力来解决问题。除了正常的吃喝以外你还要时刻注意奥利的血糖,否则就会出现一些十分滑稽的后果:低血糖状态下的奥利会变得比平时更加暴躁,然后冲着旁边的路人大喊大叫。这样一来,你的所有伪装都会化为泡影。萨利和奥利都有其独特的怪癖、特质、技能和缺陷,这也让每个人的故事都有了许多变化。即便面对同样的问题,每位主角都会采用自己独有的解决方法(只是他们都没逃过跳进垃圾桶的命运)。

亚瑟的剧情大约为25个小时,这还不包括被我跳过的几个支线。萨利和奥利的故事则要短上不少,在不做支线任务的情况下,每个人的故事大约都是10个小时左右。

IGN测评评分制度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