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0日《战地5》官方宣布,游戏的发售日期将会推延至今年11月20日。一句“我还预购了豪华版!”的呐喊也让其他编辑们再次回想起了自己遇到过的游戏跳票经历。

王洋:办公室这位《战地5》豪华版预购玩家,来讲述一下你那晚的心理活动。

郑蓬博:这个事要追溯到今年年初,《使命召唤15》提前发售,COD一般都是11月发售,然后这作提前到10月12号,然后《战地5》也是10月份,“大表哥”《荒野大镖客:救赎2》也是10月份。这让我想起了《战地1》发售的时候,它和《COD:无限战争》中间夹了一个《泰坦陨落》。

王洋:EA干死了自己的游戏(笑)。《泰坦陨落》我也玩了,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对比《战地1》和《COD13》,《泰坦陨落》是做的比较厉害的一个。

廖名扬:反正我认识的玩《泰坦陨落》的玩家都只有一句话:多好的游戏啊,死的太惨了。

王洋:当年真的死的不明不白。

刘柏志:我觉得有可能《战地5》也是因为不想撞上其他大作,EA受的影响太大了,不愿意再冒任何风险。

王洋:所以跳票或者延期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不过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总结成一句话——为了提高游戏品质。

廖名扬:再打磨一个月。

王洋:所以还有什么跳票的事情让你印象深刻的?

刘柏志:《伊苏8》吧,PC移植版,狂跳票,新闻我都不知道写多少次了。

王洋:是游戏真的不行,然后最后好像是游戏都发售了,问题也巨多。他们说要打磨不是公关话术,是游戏真的需要提高品质。

廖名扬:说一个近的,《黑暗之魂》重制版。

王洋:我是一个预购玩家,我也想聊一聊这个事情。你要知道我是在直面会晚上开完第二天就预购了。

廖名扬:那是几月份的事情?

王洋:1月份,说5月就发售重制版,没想到一路跳一路跳,跳的我都觉得今年发售不了了,跳到10月份我觉得还是可以的,给我的心里一个很大的慰藉。其实我还记得一个,《超级机器人大战OG2》,当时说9月发售,游戏订好了就等发售了,然后发售前没多长时间,厂商突然跑出来直接说明年卖,跳票跳了一年。我觉得说到跳票让你印象深刻的,一般都是自己花了钱的。

廖名扬:我要么是玩网游,要么是玩一些巨复古的游戏,跳票不存在的。

王洋:没遇过跳票啊,这种人生经历多好。

廖名扬:不过说起跳票这个事,国内玩家可能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跳了多少年。

王洋:因为当时正好接了一个换服务商的事。

廖名扬:换网易来着,当时真的好久。

郑蓬博:这不算跳票吧。

王洋:不不不,主要是当时这个事拖的很长,给玩家的心理造成了很大伤害,然后又是因为拖得太久,在技术上给玩家也造成了一些伤害。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个比较古早的资料,叫《网瘾战争》,里面描述这件事非常有趣。

廖名扬:确实造成了很多事,很多玩家跑去台服玩,然后还有巫妖王之怒里面“奥杜尔”副本,这个本感觉可以说是魔兽有史以来做得最好的团队副本之一,不管是美术设计还是整体的游戏性设计,都可以说是巅峰时代。但为了赶全球进度,巫妖王之怒只开了一个月,直接把这么好的一个副本给略过了。我当时85级去玩的,每周都有“奥杜尔观光团”上去拿那个成就,但肯定体会不到开荒的那种感觉了。

王正:跳票肯定得提日本知名大厂——史克威尔艾尼克斯了,《最终幻想15》《王国之心3》。

王洋:《王国之心3》不能叫跳票,因为人家本来也没有公布过“我要卖”这个事,甚至都没有公布过发售年份。FF这个事情吧,反正从13变15的那个瞬间,我站在电视跟前,说不出话,真的没想到还会有这种操作,延期延的这游戏代数都变了。那还得说说《永远的毁灭公爵》,数据非常惊人,跳票13年,在它跳票期间,《哈利波特》从1写到了完结。

郑蓬博:为什么跳票这么长时间?

王洋:它不停地在易主,从96年1月份就开始说要发。

郑蓬博:《骑马与砍杀2》跳票有多少年,得有10年了吧。

廖名扬:骑砍我小学就玩这个游戏来着。

王洋:我又想起来《仁王》,PS3首发的时候播的片,去年才出。而且独立游戏跳票更容易见到。如果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公司或者厂商,他们说跳票的话一般我就理解为“你的排期没排好”或者“你在资金、技术的调度上出了问题”。独立游戏就是疯狂在跳票,你看有个人叫五十岚孝司。

刘柏志:我正想说。

王洋:《血污:夜之仪式》直接跳票到2019年,顺便还告诉你PSV版没了。独立游戏跳票我反而更能理解,因为大家都是众筹什么的,你筹到钱一定要让众筹的人看到东西,所以两边都着急,你们想看东西,我们也不想每天被指着骂说不干正事,就把东西放一点放一点这样,其实没有做完,所以这个我是可以理解的。

刘柏志:还有《除暴战警》也一直在跳票。

王洋:居然还有人记得这茬,微软再不拿出来《除暴战警》就没啥能压住阵的了。

刘柏志:那几个工作室到后期都走了。

王洋:所以我总结了一下,你跳票的话基本就几个原因:一你游戏是真的不行,二是遇到一些外力。

郑蓬博:不可抗力。

王洋:日期上遇到一些比较尴尬的情况,比如想赶假期之类。

廖名扬:除了游戏,电影也有很多延档的,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阿修罗》?《爵迹2》?

王洋:这俩宣布延档之后就没新消息了。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来夸一下那些做游戏又快又能准时发售的厂商了。

金峰:《使命召唤》《刺客信条》这种年货类的游戏。

王洋:《只狼》也挺快的。今年E3上的几个游戏都挺快的,明年基本都能玩到。

廖名扬:《任天堂明星大乱斗 特别版》12月就能玩了。

王洋:印象当中任天堂的游戏很少出现延期的情况,一旦要延期就没边了。

金峰:轻易不承诺。

王洋:就觉得这游戏今晚压盘明天卖,然后才说发售日。所以真的希望延期的游戏能少一些,现在游戏预购太发达,然后又延期,搞得我好像在买什么理财产品一样。

刘柏志:是不是也有游戏为了不延期所以删东西的?

王洋:也有好的“跳票”游戏——《克苏鲁的召唤》,提前发售。原来定的明年,现在提前到今年10月,希望很多游戏厂商可以学一学,反向跳票。

廖名扬:希望《大乱斗》可以跳到9月份。

郑蓬博:不可能。

廖名扬:活在梦里。

王洋:其实就这几种情况:正常发售、跳票、反向跳票。哦对还有一种取消开发,跳票跳到没有了。

王正:及时止损。

王洋:比如说《星际争霸:幽灵》是吧。

郑蓬博:还有我最喜欢的一个游戏《龙鳞化身》。

廖名扬:还有《泰坦》这个游戏,虽然它变成了《守望先锋》,但暴雪说这是他们最大的挫折。

王洋:我真的希望这些厂商,到日子了就把游戏放出来,不行你就不要说。

刘柏志:《赛博朋克2077》也是,多少人逼着他说人家也不透露。

王洋:这种就是玩家虽然也很着急,但不会去“投资理财”了。

廖名扬:对我这种预购也只提前一周的玩家来说,一般不存在这种困扰。但特别期待的游戏如果跳票我也会很伤心。

刘柏志:大家都很期待能玩到游戏,所以请尽量不要跳票,跳票真的难受。

你是预购玩家吗?

哪款游戏的跳票让你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