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初次接触塞尔达系列是在NES上,当然,那时笔者并没有认真对待。不过笔者的母亲仔细玩了那款游戏,也是她教会了笔者如何探索海拉尔大陆(Hyrule)。不过,母亲在2009年就去世了。

《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带笔者重温了那个神秘的世界。笔者仿佛回到了8-bit海拉尔大陆,那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无论多强大的敌人,我都能和母亲一同面对。

随着进一步的探索,笔者发现这款游戏拥有和多人游戏不同的魅力。这种熟悉的感觉令笔者陶醉 。它充满神秘的冒险就像为笔者量身定制的一样。越是深入了解它的秘密,笔者就越想知道——如果母亲能够玩到这款游戏,该是怎么样的情景。

这种回归本初的冒险是母亲最喜欢的类型。笔者认为这种开放的未知色彩一定会深深吸引住她。在刚开始探索的时候,海拉尔绝对是一个充满未知的地方。但随着探索的深入,你会发现这块奇幻的大陆其实就是你自己的世界。

游戏地图在母亲心中像圣经一样珍贵。

不管网络如何发达,你也只能凭自己印象回想起这个世界的种种奥秘。笔者当然可以在网上揭开海拉尔的每一处秘密,但它设计的精妙就在于,你会不断遇到许多“点”来激发你继续探索的欲望。笔者甚至希望永远不要解开所有谜题,因为笔者喜欢前方充满未知的感觉。另一方面,这段海拉尔的旅程对笔者个人而言也意义非凡,因为它令笔者意识到,自己的游戏习惯和母亲的是多么相像。

在母亲的床头柜里,有两张折起来的纸,其中一张是有关《超级马力欧3(Super Mario Bros.3)》的,而另一张则是初代塞尔达传说海拉尔地图的复印件。她玩许多游戏时都会从一些攻略上把地图复制下来,这些地图在母亲心中像圣经一样珍贵。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母亲就会在地图上做些注释。她在纸张空白的地方记录下在需要注意的敌人还有心之容器的位置等等。她已经将这张地图熟记于胸,但即使如此,每次游戏时她还是会将它拿出来。

在玩《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时,笔者花了几个小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在旷野之息里做的事,就像母亲在初代塞尔达传说里做事情的一样。比如笔者在游戏中一次次和人马(Lynel)过招以失败告终,所以笔者用骷髅标记出它的位置。其实二十年前笔者就知道要提防这些持剑的射手,只是不知道这些怪物叫什么,因为笔者是在母亲的笔记上看到的。在冒险途中,笔者标记了每座神庙和每座塔的位置。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笔者还标注了每个Korok(呀哈哈)的地点,但后来才发现游戏总共有900个Korok。这一点也和母亲很像,为了心之容器,她会记录下每道暗墙的位置。

笔者永远不会知道母亲是怎么看待这款游戏的。在玩过初代以后,母亲对这个系列的热情就消退了。笔者曾推荐她试一下《塞尔达传说:风之杖(The Legend of Zelda: Wind Waker)》,却无功而返。但笔者认为《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绝对能唤起她的热情。

可惜母亲再也回不来了,我也无法像小时候那样和母亲一起游戏了。每当在地图上标记的时候,笔者还能想起是受母亲的影响自己才热爱着游戏。每一个印记,都能重温和母亲一起的点点滴滴。

如需转载,请联系IGN中国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