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不包含剧透内容。


R星上一次推出重磅大作《GTA5》已经是5年以前了,而距离初代《荒野大镖客:救赎(Red Dead Redemption)》发售也已经过了8年了。但你只需要稍微再多等一等,10月26日,在风雪大作的茫茫深山之中,R星在推动开放世界游戏发展道路上的最新力作《荒野大镖客:救赎2(Red Dead Redemption 2)》就会在这样的背景下拉开序幕。

Mt. Hagen

“从没有人跟我们一起经历过这样的暴风雪!”领头的达奇(Dutch)吼道。他是范德林德帮(Van der Linde gang)20多名成员的首领。1899年,他们在黑水镇(Blackwater)的一次抢劫中失了手,在赏金猎人的围追堵截中被迫逃出了繁荣的美国西部。现如今,在达奇的带领下,他们藏身于山顶的营地中以躲避追捕。而不出笔者意料,在灰熊山(Grizzly Mountain)的荒野中带队冒险,为身心俱疲的一行人寻找口粮果腹的重任就落在了达奇和玩家所扮演的主角亚瑟·摩根(Arthur Morgan)的肩上。“注意保暖,”达奇对一行人说道,“坚持住,跟紧我,我们还没完蛋呢!”

抵御严寒

你可以把敌人的帽子打飞,敌人也能把你的帽子打飞。

没错,前方有壮美的西部世界等你探索,不过你得先活着走下寒冷的山峰才行。首先,亚瑟一行人遇到了之前外出寻找走散的其他帮派成员的迈卡(Micah)。不出意料,他加入之后,寻找补给品的任务果然出了差错。我们来到了一个农场附近,迈卡悄悄接摸了过去,随后便枪声四起(意料之中)。后来我们才知道,敌对的奥德里斯科尔帮(O’Driscoll gang)就埋伏在里面。这将会是你《荒野大镖客:救赎2》中的第一场枪战,而且你会发现,你可以把敌人的帽子打飞,敌人也能把你的帽子打飞。还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那就是你的帽子在这个世界里依然很受重视:不论什么时候,如果你把自己初始的帽子(而不是后来购买的其他帽子)弄丢了的话,那么它一定会出现在你的储物箱里;而其他人掉落的帽子也会以图标的方式显示在小地图上,以方便你收集它们。

 

笔者被一个藏在谷仓里的坏人偷袭了,经过一番搏斗成功把他制服之后,笔者就掌握了生杀大权。最终笔者还是选择把他勒死了,这也让自己的道德计量条向邪恶的一端移动了一点。之后笔者迅速搜刮了整栋房子,找到了不少补给品。

当附近有多个可以调查的物品时,你可以按住手柄的方块键(在Xbox One上是X键),然后亚瑟会自行翻查附近的所有东西。笔者找到了一些燕麦饼、罐头和一包高级香烟,离开屋子之后还随手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吸烟的效果:提升耐力,降低健康值)。

埋伏在房子里的还有一个女人, 莎蒂·阿德勒(Sadie Adler)。不打不相识,在迈卡与她大打出手之后,我们才得知原来她也是奥德里斯科尔帮的受害者,而这个农场就是她的家。达奇说道:“我们虽然不是好人,但我们和他们不一样。”话音刚落,她家的房子就燃起了大火,原来在打斗的过程中,桌子上的油灯被打翻了,这就很尴尬了。

山顶救援

在返回营地的途中,音乐第一次高亢激昂起来,景色也十分壮阔。R 星还告诉笔者,整部游戏中共有 192 支不同的原创配乐,全部由曾经为初代《荒野大镖客:救赎》作曲的音乐家伍迪 · 杰克逊(Woody Jackson)编曲。亚瑟和另一个范德林德帮成员哈维尔(Javier)巡视完营地之后开启了新的冒险,这一次他们要寻找一位老朋友。游戏进行到这里,笔者才首次体验到《荒野大救赎 2》内置的第一人称视角模式。只要按下PS4 手柄的触摸板即可循环调整视角,你可以一直调整到第一人称视角。本作的第一人称视角做得十分完善,你甚至可以一直用第一人称玩完整个游戏。低头向下看的时候,你还能看到主角的四肢(而在某些游戏里,你其实只有一个漂浮的脑袋和一双手臂),走路的时候你的视野会随步伐晃动,在马背上你还能看到马匹的鬃毛。如果你对比较关心游戏的视角的话,我们还可以告诉你,你可以在选项菜单里调整视野角度(FOV);或者如果你不想在第一人称骑马时看到载具或马匹的模型的话,你还可以单独关闭它们。

 

我们沿着悬崖边缘一路前行,寻找受伤的伙伴,脚下厚厚的云层说明我们其实已经来到了游戏的动态天气系统之上。悬崖边大片的云层遮挡住了视线,如果云雾消散的话,在这里就能将山下的景色尽收眼底。我们的朋友伤势太重了,无法自己行走,于是亚瑟把他背了起来。我们骑着马步尝试着往山下走,但突然遭遇了狼群的袭击。笔者把视角换成了第一人称,马上就获得了电影一般的观感:凶恶的狼群径直朝笔者扑过来的时候看起来确实有些残忍,因为他们会咬住笔者的胳膊,而笔者会把它们甩掉然后开枪射击。看着它们瘫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渗出,流到雪地上,着实有点于心不忍。

惊人的动画

笔者一枪正中敌人的眼窝,他随即应声倒地,子弹贯穿头部的可怕伤口清晰可见。

游戏的画面本身就十分美丽,其中还不乏一些精妙的细节,比如雪会积累在亚瑟的外套上,之后慢慢融化;扛起敌人尸体的时候血液会流到主角的衣服上等等。而如果这些细节还不够吸引你,那么游戏的光效和动画系统也一定会让你为之折服。因为范德林德帮的钱大部分都在黑水镇损失殆尽,所以我们的下一个任务就是抢劫一列火车。在登上火车之后,笔者第一次体验到了《荒野大镖客2》卓越的动画系统。还记得2006年那段让人印象深刻的Euphoria引擎《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技术演示视频吗?如果你没有任何印象的话,那很很可能是因为几乎没有哪个厂商真正采用过NaturalMotion技术如丝般流畅的动画效果。

Euphoria引擎《印第安纳·琼斯》演示,2006年

R星正是少数几个看到这种技术的潜力,并真正采用它的厂商之一。Euphoria引擎在商业上的首次应用就是在《GTA4》里。而在后来的《马克思·佩恩3(Max Payne 3)》和《GTA5》中,这一引擎不断得到改进。如今到了《荒野大镖客2》中,它更是得到了质的飞跃,完全达到了新的水平。笔者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到游戏发售后,网上势必会出现许多角色中弹后从马上摔下来的精彩视频了。在之前的预告片中我们就已经看到了:坐在马背上的坏人被子弹击中,马匹受惊而猛地跃起,坏人无力的身体还没来得及从马鞍上慢慢滑落就已经沉重地摔到了地上。这才是真正逼真的游戏体验,在先进物理引擎的帮助下,角色们每一次动作的动画都会有所不同。这种极为逼真的镜头既有点残忍又十分震撼——当笔者登上火车,一路射杀所有挡路的敌人时,这些人中弹后的表现和笔者想象中真人中弹后的表现是一样的。子弹击中了一个敌人的肩膀,他身体中弹的一侧瞬间猛地向后撤了一下,而因为这一枪并不致命,所以他还是继续朝着笔者射击。另一次,笔者一枪正中敌人的眼窝,他随即应声倒地,子弹贯穿头部的可怕伤口清晰可见。

 
在此之前,还没有离开灰熊山的时候,我们向奥德里斯科斯帮的营地发动了突袭,战斗中笔者目睹了更多类似的血腥暴力场面。我们潜入了敌对帮派的领地中,之后摆在亚瑟面前的有两个选择:带头冲锋,或者派其他人冲进去。笔者尝试了这两种策略,唯一的区别主要是谁先开枪。侧翼包夹、火力掩护以及笔者非常喜欢的根据击中身体不同部分判定伤害的射击系统全都出现在了这场战斗中,而笔者也终于体验到了从初代《荒野大镖客》回归的“死亡之眼(Dead Eye)”机制。按下 R3 键开启“死亡之眼”,并逐个标记敌人,之后就可以准备欣赏接下来的屠杀盛宴了。你可以饮用增补剂(Tonic)来补充“死亡之眼”的能力值,这种药剂在游戏前期的供应量比较合理,并不算少。

荒野猎人

亚瑟自己的上身也在“阵阵飘香”

笔者再次回到了营地,营地的厨师、前海军军官皮尔逊(Pearson)让我们出去找点食物来,而和我们一起行动的查尔斯(Charles)手部受伤了,不出意料,拉弓射箭捕获猎物的任务又落到了我们的主角亚瑟的身上。同时按下手柄的两个遥杆就能够开启可以追踪气味的“鹰眼(Eagle Eye)”模式来追踪猎物,而且你还能看到亚瑟自己的上身也在“阵阵飘香”(那可是没有沐浴露的1899年,感受一下……)。追踪到鹿之后,在不被发现的距离使用一般的瞄准方式是很难直接杀死它们的,在这里“死亡之眼”模式其实更加有效。只可惜笔者在射伤了几只无辜可怜的小鹿,眼睁睁看着它们一瘸一拐地从自己眼前逃跑之后才发现这一点。

打到鹿之后,笔者把它扔到马背上,启程返回营地。然而在返程途中,笔者发现了一头熊。虽然在寒冷的冬天,饥饿的熊显然要比以往更加凶残,但笔者没有听从身边R星工作人员的建议,跳下马拿出步枪,找了一个良好的射击位置,准备给晚餐再增加一道野味。瞄准这头野兽之后,笔者用“死亡之眼”朝它射出了好几发子弹。可是它居然没有死,幸运的是它也没有追过来,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跑远了。按理来说,你应该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打到松鼠和兔子,但笔者并没有来得及尝试。回到营地之后,皮尔逊让亚瑟自己把鹿肉处理好。笔者走到鹿尸体的旁边开始剥鹿皮,但要笔者说,给鹿开膛破肚的过程看起来有些太容易了。之后,是时候走下山去投入“R 星世界”的怀抱了。开发者们都这么称呼山下的世界,似乎我们一般常说的“开放世界”对它来说有些局限了。

 

事实证明,他们这么说可能并没有问题,因为“R星世界”的细节之处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粘上泥的衣服会变成深棕色,之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浅棕色。在其他如血液和雪这类会覆盖在衣服上的东西,它们在衣服上的变化也和现实中一模一样。而随机遇到的任务似乎比初代《荒野大镖客》中更加常见了。有一次笔者遇到一个女人,她被五花大绑放在马背上就像是货物一样,很明显是被穷凶极恶的匪徒绑架了。于是笔者用套索把匪徒从马上拽了下来,将他干掉之后,笔者抱起那个女人,把她放在泥泞的地上以便为她解开绳子。月光照在这片泥沼地上,她身上的泥浆也显得格外粘稠。虽然满身泥泞,但她起身后显然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看起来明显是庆幸自己还活着。骑马离开时,笔者的步枪枪口向下插在马鞍的一侧。皎洁的月光透过弥漫在泥泞沼泽上的雾气照在步枪握柄上,让它闪烁着光辉。正是无数这样的小细节让游戏显得极其真实,可能远超之前任何一款非 R 星制作的游戏。事实上,《荒野大救赎 2》华丽得足以把非常多的PS4 Pro和Xbox One X主机推销到千家万户,当然也包括大量的 4K 电视(笔者算是后者阵营中的一员,是时候剁手了!)。

“黑美人”终归谁手

就像它的开放世界一样,《荒野大镖客:救赎2》的任务每一个环节都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这或许也是本作最大的一个进步。比如说有一次笔者走进了一家酒吧,发现一个陌生人正在和一个不省人事的酒鬼聊天——好吧,至少他是在尝试着这么做。一番闲聊后,笔者才得知,原来那个不省人事的酒鬼正是传奇人物“神枪手(The Gunslinger)”,而那个陌生人是一名记者,想要把他写进自己的传记小说里。他想让亚瑟帮他找到另外几个臭名昭著的枪手,并采访他们,给他们拍照片。而且他还告诉亚瑟,如果这些人找他麻烦的话,最好就直接崩了他们。正是在这个任务中寻找叛徒女枪手“黑美人”布莱克·贝尔(Black Belle)时,笔者才遇到了上文说到的解救被绑女人的随机任务。任务一开始,笔者只得到了一张“黑美人”的照片,而等笔者找到她时,她十分怀疑笔者有什么别的企图。但就在亚瑟想办法说服她相信自己的时候,一伙赏金猎人走了过来,想要把她绳之以法,无论死活。

接下来就发生了一系列疯狂的事情,过场动画和游戏过程结合得恰到好处,给这个任务增色不少。笔者同意帮助贝尔摆脱困境,但前提是她要接受我的采访,还要拍一张照片。之后她告诉笔者,只要她一声令,下笔者就拉下她家门廊的拉杆。你没猜错,这个疯女人在自己家的四周全部埋上了炸药。就在赏金猎人接近她家的时候,炸药引爆了,紧接着就是一系列混乱的枪战。等一切平息之后,贝尔遵守了她的诺言允许你给他拍照。搞笑的是,你还可以要求她改变姿势。无论是传统的造型,还是双手持枪的姿势,这些照片就算是放到某些枪械杂志的封面上也不会有丝毫违和感。

消磨时间(以及更多细节)

在爆炸和枪战之后,笔者把时间花在了四处闲逛以及回到瓦伦丁(Valentine)小镇外面现在已经变得很舒适的营地,与其他帮派成员聊天上面。笔者也再没有回到那家酒吧和那个记者对话。在营地中,那个醉醺醺的叫做大叔(Uncle)的人嚷嚷着想要去镇上。于是玛莉贝丝(Mary-Beth)和其他两个女人说服亚瑟让她们也一同前去,因为她们也已经在营地里待了好几周了。

 

在这段路程上还有一首动听的歌曲相伴。途中大叔提议让女士们唱一首歌,欣然答应后,她们齐声唱了起来,只不过后来她们后来都记错了歌词。于是这首美妙的歌曲就这样在欢笑声与哼唱声中结束了。没过多久,我们看到前方有一辆马车,其中一匹马已经脱缰逃走了。笔者停下车,慢慢接近那匹脱缰的马,用声音安抚它,并轻轻抚摸它的头部,随后把它交还给了它的主人。在做完好事之后,笔者决定射杀自己刚刚帮助的那个人,来测试一下本作的沙盒系统究竟有多丰富。但是就算身边没有人看到笔者的杀人罪行,游戏中依然会显示“任务失败”的字样,笔者不得不说,这里实在是让人有些失望。不过后来开发人员告诉笔者,这个任务会有更加深远的影响,因此笔者并没有满足于一次的尝试。重新进行这个任务的时候,笔者选择无视那个人,直接从他面前驶过,于是玛莉贝丝就开始责备笔者为什么对那个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这个细节处理得就相当不错了。

笔者狠下心一脚踩在了他的手上,让他坠崖而亡,这样就死无对证了。

来到瓦伦丁,笔者看到一个人在给他的马钉马掌,笔者主动上前帮忙,结果却亲眼看到他悲剧地被自己的马踢中头部,当场毙命。笔者还慢慢接近了一只原本朝笔者狂吠的猎犬,在爱抚了它的头部之后,它就开始疯狂地朝我摆尾巴,样子十分可爱。工作人员告诉笔者,下次再来到瓦伦丁的时候,这只狗就不会在朝我叫了,因为我和它已经成为朋友了。笔者射杀了一只火鸡,而R星告诉笔者本作中还有超过两百中野生物种。笔者还有一次因为骑马骑得太快,躲闪不及而撞上了一块大石头被摔死了(死得相当痛苦,多亏Euphoria引擎物理的帮助,笔者又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感觉)。笔者追着一只野猪到处跑,最后用绳索套住它,剥了它的皮,然后把皮毛扔到了马背上。笔者把手柄交给了我们的另一位编辑,看着他浏览镇上杂货店里品种丰富,详细至极的商品列表。

Annesberg

在镇上,突然有个人跑到笔者面前,说自己在黑水镇的那场抢劫中见到过我,然后转身骑上马就跑,似乎是要去报告给执法官。于是笔者从周围人的手里抢了一匹马就追了上去,直到追到悬崖边的时候,他不小心从马上跌落,一只手抓住悬崖,身体悬在半空中。又是一次掌握生杀大权的机会,而笔者狠下心一脚踩在了他的手上,让他坠崖而亡,这样抢劫的事情就死无对证了。回到镇上,使用L2键开启的对话系统可以让你和几乎所有NPC进行对话。看看人们会说些什么,以及这些对话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荒野大镖客:救赎2》中,你能够探索的东西似乎要比R星目前为止开发过的所有游戏都要多,包括《GTA》系列在内。

《荒野大镖客:救赎2》就像是之前的《GTA5》一样,它是世界顶尖的团队在实现自己的理想时,将一流的才华与无限的时间和资源相结合的产物。大多数游戏厂商能够同时满足一两点就已经很不错了,但R星几乎是唯一能够同时满足全部三点的厂商。而如果这四个小时的开场试玩对这款游戏的未来有任何暗示的话,那么它很可能会是一款提升游戏行业制作水准上限的作品,而且即便在本世代之后,它都有可能会被玩家们长久铭记。

本文由IGN中国创作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