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的导演生涯中,她总是能成功地用某种办法描绘出孤独这种感情,让孤独可视化。很少有其他导演做到这一点。有时候她会直接将人物们与外界隔绝,就像《处女之死(The Virgin Suicides)》中被父母困在家中的那群姑娘一样。而其他时候,科波拉会将孤僻内向的主人公安置在嘈杂的大都市之中,比如《迷失东京(Lost in Translation)》和《在某处(Somewhere)》。不过在她之前的所有电影中,人物们都是绝望的,他们在心理或生理上陷入了停滞阶段,只能望着外面的世界思考,为什么其他人可以那么轻松自在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科波拉之前的作品中,没有一部能赶得上《牡丹花下(The Beguiled)》,这部作品真正地、完全地将孤独感赤裸裸地摆在了我们眼前。《牡丹花下》是科波拉最新的作品,设定在1864年,讲述了位于美国南部丛林深处的南方女子寄宿学校中发生的故事。这所学校与世隔绝,有着高高的铁门和石围栏。学校中的女人们(教师)陷于自己制定的时间魔咒中,日复一日地做着同样的事。她们渴望进入外面的世界,但是当时美国内战正打得天昏地暗,她们无法出去。当镜头转向那些女孩儿时,我们明白,她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没错,学校太过与世隔绝、太过封闭,但至少她们在这儿是很安全的。但是附近大炮发射的回响如惊雷般不断响起,战争的阴霾终将不可避免地来到这座寄宿学校。

这部电影改编自1996年托马斯·P·柯利安(Thomas P. Cullinan)所著的同名小说。电影一开始,小艾米(Amy)在森林中(乌娜·劳伦斯(Oona Laurence)饰演)遇上了濒临死亡的北方士兵约翰·麦克伯(John McBurney)(科林·法瑞尔(Colin Farrell)饰演),她决定将这位士兵带回学校,医治他身上的伤。伤好之后,他就可以移交给同盟军了。

待在学校的那段时间,约翰努力地迎合每一位女性,希望自己能尽可能地在学校里面待久一点,至少要待到内战结束。玛莎小姐一直明白让约翰留下来的危险性,她也是唯一一个一直保有这种警戒感的人。约翰一直在埃德温娜和艾丽西娅之间游走。电影慢慢展现出人物哥特式的情绪变化,其固有的特性慢慢展现出来,出现了几场严重的暴力事件、紧张氛围一触即发。这部电影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是山姆·帕金帕(Sam Peckinpah)的《稻草狗(Straw Dogs)》和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的《猩红山峰(Crimson Peak)》的奇妙融合。从电影开始到最后,你都会感受到人物们所承受的那种美国南部令人窒息的灼热。

从多方面来看,《牡丹花下》像是科波拉的电影中最为基本的一部,有着出色的视觉效果,但是她用一种更突出、更古怪的方式讲述了更为直接、更为散乱的剧情。这部电影总共只有93分钟,因此科波拉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充分阐明其主题,存在一定局限。但电影的设定非常出色、值得肯定。

但是,电影时间过短,就导致三分之二处的那个转折显得十分突兀且完全没有必要了。之前的剧情一直缓缓道来、不疾不徐,而此转折一下子打破了这个节奏。笔者觉得这部电影完全可以再长个30分钟,这是一种恭维,但也是对电影缺陷的一种批评。

随着剧情的发展,剧中的人物性格愈发显得单薄,而最后一幕的节奏也过于突兀。科波拉让其中每一个人物都有表现的空间,邓斯特和基德曼的表演也相当到位,成功饰演了片中这两位压抑、禁欲而又对立的女性。但是最后看到基德曼是这群女性中最为睿智的人物时,笔者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她每一次的出场都带有强大的领导力和控制气场。她是这部电影最可爱、也是刻画得最为深入的一个人物。

IGN测评评分制度说明

评测成绩
在很大程度上,《牡丹花下》是目前为止索菲亚·科波拉的一部较为成熟的作品,它的内容非常吸引观众,并给观众带来乐趣,不过电影有些时候还是有些局限。这可能不是科波拉最引人深思、最能引起观众感情波动的一部电影,但是不管如何,这部电影制作精良,相当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