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放弃金融,游戏才是正道?

或许放弃金融,游戏才是正道?

恺英网络事件,在整个游戏圈都闹得满城风雨。一个月内,三名高管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现任董事长遭受网上追逃,至今也没有正式露面,多名核心人员持续失联,似乎每天都有关于恺英各种新闻、公告、流言流出。

其实通过恺英网络借壳上市之后的一系列操作,我们就可以从中窥探一二。通过短期疯狂并购获得巨额红利,市值最高超过500亿,而之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增长乏力甚至衰退,多款主打游戏卷入侵权案,重要股东高位减持等一系列事件,都似乎透露着某种隐患。

2015年5月25日,恺英网络通过泰亚鞋业借壳上市,协议签署后,王悦与冯显超的股份分别为20.57%和11.65%,成为实际掌控人,并且签署业绩对赌协议,即2015、2016、2017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4.6亿、5.7亿、7亿。巨额的利润对赌或许也是恺英疯狂收购的一个起因,毕竟2014年上市前,恺英全年营收7.28亿,净利润仅6300万,与对赌协议的第一年净利润也有将近4亿的差距。

2016年,恺英以2亿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20%股份,并签署对赌协议,2017、2018、2019三年净利润分别为2.5亿、3.1亿、3.8亿。

不顾此前浙江盛和已经资不抵债,对当时只有4904万的净资产,收购估值10亿,溢价超过19倍,同时要求其购买恺英股票维护股价。这个操作让恺英的市值陡然拔高,也给了他们之后疯狂收购开了一个“好头”。

时间来到2017年5月29日,恺英发布公告,其子公司以10.64亿的价格收购浙江九翎网络70%股份,估值高达15.2亿。2018、2019、2020三年预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 1.9 亿元、2.2 亿元和 2.9 亿元。

这些对赌协议促进了恺英的股价上扬,据不完全统计,几乎每次恺英股价上扬,都伴随着或多或少的收购或并购行为。

如此大手笔的收购也让人困惑,这家名为浙江九翎的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19日,专注于H5游戏开发,主要产品是H5游戏《传奇来了》,首月流水过千万,单也称不上大热。或许恺英看上的就是他手里的传奇IP吧,成立一个月后,便迎来了恺英大手笔的收购。

而且恺英收购的并不只是这两家公司,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2018年,恺英以其旗下子公司的名义发起的并购案多达17起。

部分收购公告

快速的并购让恺英短时间内市值高增长,最高市值高达到500亿,2015-2017年,上市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6.55亿元、6.82亿元、16.13亿元,均超额完成三年业绩承诺。一切看来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进入2018年,各方面的原因,营业收入开始下降,同比下降27.13%,归属与上市公司股东的利润更是下降89.17%。进入2019年,利润和营收持续下降,第一季度股东利润同比下降64.15%,各大股东也开始变现撤离。其实早从2016年开始,恺英就陆续发布质押公告,不完全统计,质押公告已经超过60份,多个股东在业绩大幅度下滑前已经高位离场,王悦和冯显超分多次质押,早早将手上100%的股份质押出去。

一周八次质押公告

2019年,恺英与娱美德的传奇版权纠纷案败诉,赔偿4.6亿;恺英与腾讯抄袭DNF不正当竞争案败诉,赔偿5000万并下架《阿拉德之怒》。连续的败诉和唯一可能成为下一个爆款产品的下架,无疑是雪上加霜。

只有案件确实审理出来后我们才能窥得究竟原告是谁,究竟恺英的一系列行为损害了谁的利益?但在此之前,或许更多的真相等着我们去发现。请您继续在博客关注恺英的下一篇文章。

In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