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着“《生化危机(Biohazard)》系列之父”这一称号的游戏制作人三上真司(Shinji Mikami)在离开卡普空之后自立门户,在2014年带着恐怖游戏《恶灵附身(The Evil Within)》重回人们的视野。3年后,其续作《恶灵附身2(The Evil Within2)》发售,本作由负责《恶灵附身》DLC部分的John Johanas担任导演,而三上真司转型为本作的制作人。在体验过12个小时游戏历程后,你会发现游戏依然保持了良好素质,会让你在战斗中依然保持专注与紧张,但这并不影响很多地方与前作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

 

本次,多灾多难的主人公塞巴斯汀(Sebastian Castellanos)将直面前作中就已披露的强大组织莫比乌斯(Mobius),在一个充满怪物与不可思议现象的小镇“合乐镇”中寻找自己的女儿。合乐镇是一个带有强烈美国南部田园风情的地方,虽然游戏中周遭环境已经被破坏并且还发生了扭曲的变异,但玩家还是能从游戏内的一些图册与模型中感受它的旧日风光。不过玩家的可移动范围比较小,离真正的沙盒概念还距之甚远,浪费了制作组用心制作的地图。而在游戏画面上,首先值得肯定的是,因为剧情的原因,画面比起前作来说干净了许多,对于没有接触过前作的玩家会非常的易于接受。此外,因为游戏机制变成了开放世界,玩家可以自由的选择战斗方式与行动路线。这是一次比较优秀的尝试,也可能成为同类型游戏之后的一个发展方向。

剧情中可以看出,合乐镇是一个挺大的小镇,可我们并不能在这里自由来去,实属遗憾。

在这之中还有一些支线任务,完成后可以获得不少相对珍贵的补给并升级点数,会让之后的冒险游刃有余一些。但这些支线任务的趣味性非常低,通常模式是从“A地点拿到B物放到C地点再跑回A地点”这样的循环,在进行过几次后机械操作感会非常明显。敌人的数量比起前作大幅度提升,但是AI较低。笔者游玩时甚至出现过在敌人背后偷袭未能致死,当下就可以再发动一次偷袭的情况。敌人数量的提升导致了一旦被发现就有可能被持续追击的局面,可能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经常发生,这次游戏中甚至出现了一个针对于暗杀系技能的升级树,升级完毕后可以让脚步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安静。这时你就会发现,只要保持耐心,基本所有敌人都可以利用暗杀进行击败。这一点在补给稀少、不能升级武器、且只能进行7次保存的“经典模式”下非常重要。

“暗杀系技能”升级树。

获得武器零件后可以对手中的枪械进行改造,令人高兴的是同种武器的改造是相通的。也就是说即使你获得了两把手枪,只要改造其中一把,另一把的火力也会一起进行提升。

枪械的升级比较详尽,每一项也都影响着武器性能。

游戏中对于“恐怖”的表现方式相比起前作那需要渐渐揣摩、而后回味许久的体验来说,更着重刻画了视觉的部分,这使得游戏的画面表现在某种意义上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瑰丽感。充满异教符号的教堂,悬浮在空中的巨大眼球状摄影机和一些充满着病态美感的、用尸体制成的艺术品,无时无刻不传递给玩家一种B级片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好的融入了这个游戏世界,让这些看似荒谬的设计显得非常生动。

悬浮在空中的巨型摄像头。

但是在你进行了几个章节之后你会发现,游戏的恐怖感十分流于表面。导演不停的放大那些恐怖形象,让他们持续的出现,但这些敌人和场景的压迫感实在无法让人留下深刻的记忆,所以并不会有哪个家伙在晚上现身于你的噩梦之中。这种情况在这种主打恐怖氛围的作品中是极其失败的。不过好在惊吓点的设计继承了之前的良好表现,奇妙的光源与那些不自然的物品摆放总是会让你怀疑周遭的一切,然后在惊吓过后放下手柄默默地擦干手心的汗水。

虽然是在安全屋,但这样的光源与摆放还是让笔者犹豫了一会儿才走过去。

恐怖游戏中的反派往往是很重要的一环,他们的目的与做事方法有时会让玩家有很深的印象,可《恶灵附身2》中的两位反派斯蒂凡诺(Stefano Valentini)与西奥多(Theodore)就没这么高明了。他们其中一位是精神变态、喜欢杀人并将之制成艺术品的摄影师;另一个是企图改变世界的神父。这两个人在剧情中表现出一定的合作关系,但交汇非常之少,这也促使他们两个人的故事线具有极其强烈且不舒服的撕裂感,两人的目的在这个时代的玩家眼里显得荒唐又幼稚。神父的故事线相当冗长,人物设计也没什么特色,就连主题场景也显得非常乏味。来自于上个世纪老套的标准反派感也让人嗤之以鼻。相反斯蒂凡诺的亮点还不少,他对自己的艺术很执着,并不断的实验着自己的艺术形式。在进入他的“艺术品陈列区域”时,伴随着《C大调弦乐小夜曲 作品48(Serenade for String in C Majior, Op.48)》,那些被记录的死亡瞬间让人很容易沉醉其中。这让人想起电影《香水(Perfume:The Story of a Murderer)》中的主人公,着实加分不少。

还挺漂亮的,不是吗?

本次的安全屋换成了塞巴斯汀的个人办公室。黄色的、温暖的灯光会让你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通过角落尽头的轮椅可以进入升级室,没错,依然是那台犹如刑具一般的机器,依然是冷冰冰但会给你一些建议的护士小姐,依然是听起来很“安全”的那首德彪西(Claude Debussy)的《月光(clair de lune)》,很难想象笔者竟然会用“安全”来形容一首乐曲,但如果玩过前作的玩家一定明白我在说什么。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改变,但这里的一切都在提示着你这依然是一部《恶灵附身》系列的作品。

“听说你们想我啦”

评测成绩
在前作发售3年后,《恶灵附身2》为我们交上了一张不怎么尽如人意的答卷。作品在剧情与人物刻画方面尚有一些修改空间与强化的余地,战斗系统也值得制作组细细打磨。但那些天马行空的创意和有指导性的理念与想法,依然让它会成为本年度引人注目的恐怖生存类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