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界外魔之死(Dishonored: Death of the Outsider)》延续了《耻辱2(Dishonored 2)》的故事,是一款十分出色的游戏。在开始游戏时,笔者欣喜万分:终于能回到卡纳卡城并使用一系列新的超自然刺杀能力了。不过这次笔者在游戏中所做的事并没有之前那么有趣、那么吸引人了。

 

《耻辱:界外魔之死》中玩家扮演的比莉‧勒克(Billie Lurk),她正在帮助上了年纪、奄奄一息的导师多德(Daud)完成对界外魔的复仇。这似乎和第一部《耻辱(Dishonored)》中杰丝敏·考得温(Jessamine Kaldwin)被谋杀有所联系,不过游戏并没有对故事有深入展开,这一点确实令人意外。

游戏中,任务与任务之间只有一些简单的介绍和阐述,我们清楚地明白要去抢那个能够杀死界外魔的“神奇的麦高芬物品”。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特别展开的剧情了。游戏直截了当、开门见山,不过作为长达五年的《耻辱》游戏的收尾之作,它倒还令人满意。多德越来越衰弱了、恐怕命不久矣,比莉只身开始了行动。她戴上了新的可怕的骨臂和类似于《终结者(Terminator)》的红色眼睛,并拥有了一些新的酷炫的技能。

先定位,再易位

比莉主要的移动技能名为“易位”(Displace),它给了玩家更多机会能够像忍者一样戏弄别人或是进行刺杀。和科尔沃(Corvo)使用的“瞬移(Blink)”不同,易位并不能通过心灵传送。如果想要进行“易位”,玩家需要先做出一个自己的幽灵形象,把它放置在自己想要到达的位置。之后,玩家就可以发动“易位”技能,跳跃到幽灵所在的位置,但是你要保证那个位置在你视线所及范围之内,而且不能太远。玩家可以用双击而完成易位,就和“瞬移”差不多。玩家也可以借助这个技能完成一些酷炫的把戏,比如将“易位”的位置设定在窗台上,等待完成易位后,就直直地掉下来以偷窃某人身上的东西,之后迅速进行“瞬移”,回到安全位置。那时,那些被偷东西的人可能都没来得及转身。

 

“易位”技能需要由“预见(Foresight)”技能进行辅助。勒克此前的“黑暗视觉(Dark Vision)”技能被该“预见”技能所取代,不过这一改变棒极了。“预见”技能并不能让主人公在正常的情况下具有穿透墙壁的透视功能,但是它能够冻结时间,能让玩家在地图上来来回回地飞行、侦查周围的环境、在运动过程中消耗虚空能量。一旦“预见”技能冻结时间结束,玩家可以马上做出幽灵图像来完成“易位”跳跃,这个时候“易位”的可用距离就会大大增加。——当然,每次碰到太远的窗台、用正常的“易位”没办法做到时,我们就会用“预见”技能来进行辅助,每次都这样做就很容易让人觉得无趣。

“预见”技能真正成功之处在于,笔者不再需要用“黑暗视觉”时刻关注分布在各处的敌人。笔者可以使用“预见”技能来观察周围的情况、对敌人做好标记,之后就可以用正常视角来横扫这片已经侦察过的区域。这个技能真的让笔者的游戏过程相当轻松。“预见”是一个很强力的技能,但笔者也觉得,可能我们并不需要如此依赖这个技能,我们的实力也不差。

笔者要说的第三个、也就是最后一个技能,就是“伪装(Semblance)”。玩家抓住敌人、敲晕敌人后,可以自己伪装成敌人的样子,就和《杀手(Hitman)》游戏一样。当然,不管你何时进行移动,你都会自然地流失能量。这个技能十分有趣,它的视觉效果做得也极为出色,令人惊叹(它很神奇,会像iPhone X的脸部扫描功能一样,对敌人的脸进行扫描、复制),不过笔者很少会用到这个技能。每一次偷了别人的脸、经过守卫严密的区域时,笔者都会发现自己只能长时间地静止地站立着,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能量不断消耗着,却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藏,也没有任何办法进行“易位”。显然,“伪装”技能并不符合笔者的游玩风格,但是这个技能还是比较管用的。

选择要杀人的那条路或是选择不用杀人的道路纯粹是个人喜好的问题。

这三个技能都十分有趣、让人很感兴趣,但是玩家需要在8个小时的艰苦战斗后,才能掌握这三个新技能,因为只有完成第一个任务后,这三个技能才能为你所有。除了新的攻击方式外,玩家没有任何新技能或是新物品需要解锁,也没有办法升级或是改变自己的力量。玩家可以得到一些骸骨护符(Bone Charms),但这也起不到什么太大作用。游戏只设置了五个主要任务,笔者发现没有足够的空间来进行深入的发展,从而没有办法显著地改变人物的能力这一点让笔者十分不愉快。

野蛮疯狂的技能

谢天谢地,《界外魔之死》做出了一些改变,让笔者能更加自由地使用自己所拥有的各项技能。不管玩家多频繁地使用虚空能量,它总是能够自动重新充满,不需要我们自己服用丹药来恢复了。这也就意味着,玩家们可以毫无顾忌地使用“易位”技能快速移动,不用再像《耻辱2》中那样小心谨慎地使用技能了,这感觉真是太棒了。

游戏另一个巨大的改变就是没有Chaos系统了。现在在游戏中,选择需要杀戮或是选择非杀戮的道路,纯粹是个人喜好的问题了,它对游戏世界没有什么终极影响、对故事的结局也不会有重大改变。这可以理解,它让这个较短的故事的可玩性更强一些,而玩家们也会有新鲜感,会不再害怕犯错误、也不再急切地想要快取读取一切信息。不过这也削弱了对选择非杀戮的玩家的吸引力,现在它看起来更像是强加给自己的一种挑战,而不再是游戏专门设计的一种玩法了。

游戏中不设置Chaos系统,倒是方便玩家执行契约任务。有一次,笔者需要在任务中杀掉所有的守卫(超过50人),这样才能拿到奖励。而在先前任务的契约中,笔者必须完全隐蔽、不能被任何人发现。这两个相互冲突的任务,如果是在之前的《耻辱》游戏中,是不能一次就完成的。但是在《界外魔之死》中,它没有Chaos系统,玩家可以各种各样的玩法而不用再重新开始新的存档了。笔者并不确定,如果这是一款正常长度的《耻辱》游戏、而杀戮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自己还会不会想要玩,但是在《界外魔之死》中,这看起来还是相当有趣的。

该游戏中没有一个关卡能比得上《耻辱2》的“发条宅邸”,不过还是很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游戏中的暴力事件对故事本身没有什么影响。比莉真正的、唯一的目标就是杀死界外魔,而正因为如此,她一路上碰到的那些目标任务显得无足轻重,让人十分失望。事实上,《界外魔之死》中没有其他《耻辱》游戏中的“目标人物”一说。我们只需要从一些有名字的人物那儿偷取一些东西,那些人物有浮夸的歌手Shan Yun、喜欢强取豪夺的银行行长多洛雷斯·迈克尔斯等,但玩家只需要偷到东西就好,至于这些人是死是活,跟我们毫不相干。

《界外魔之死》关卡中的人物们设计得惟妙惟肖、相当有趣。他们被刻画得细致入微、活灵活现。游戏对每一个角落每一处细节都倾注了心血。游戏中的守卫们和市民们会闲谈,喋喋不休地谈论着市里的人们以及他们居住的环境、讲述着各种幕后故事,这让他们感觉像是真的活在这个游戏世界,十分奇妙。笔者特别喜欢“温室(Conservatory)”任务。这个任务发生在由督察们控制着的类似于大型博物馆的地方,里面有着很多玻璃柜,展示着许多动物和奇异的东西。该游戏中没有一个关卡能比得上《耻辱2》的任务“发条宅邸(Clockwork Mansion)”那样出色,但是它们还是很有吸引力,值得进行探索并努力取胜。

“多洛雷斯的银行(Dolores’ Bank)”原本可以成为该游戏最出色的关卡。这所银行设立在一座奢华的建筑之中,里面配有相当高端的电梯室。但是玩家可以选择杀死所有的守卫和员工后进入银行,也可以不惊动任何人悄悄潜入。笔者选择了前者,之后只是在那个地方安全地走来走去、寻找东西罢了。笔者最后很后悔游戏中做出的选择,感觉选错了,让人沮丧。

尽管《界外魔之死》比较短小,不过“Original Game+”模式中,比莉能使用《耻辱2》中的能力;在一个难度自定义的模式中,玩家可以在20多个项目中进行选择,其中包括脚步声和敌人的勇气的设定。这些模式大多数都需要我们重新玩一遍《界外魔之死》,鼓励玩家尝试新的道路和更高的难度,而不是止步于道德决策。

总的来说,《界外魔之死》虽然作为独立游戏单独售卖,但是它更像是《耻辱2》的拓展包之类的。它不负其原作之盛名,做得极其出色,而且在PC端运行得十分流畅(笔者用GTX 1070显卡上游玩,效果绝佳,当然在GTX 970显卡上它的效果也是很好的)。不过《界外魔之死》也不过是为《耻辱》这款优秀的游戏锦上添花而已。

IGN测评评分制度说明

评测成绩
又有《耻辱》游戏可以玩了,这消息太振奋人心了!不过《耻辱:界外魔之死》并没有《耻辱2》那么高的水准,在故事性和任务设计上都有所欠缺。虽然《界外魔之死》游戏较短、剧情也较为浅薄,但是游戏中有很多有趣的新技能、能量系统也做出了给力的改变。而在没有了Chaos系统的限制后,玩家的行为不再有严重后果,我们有了相对的自由、可以尽情尝试各种玩法。总而言之,这款游戏为《耻辱》游戏的五年历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